• 首页 > 创投频道 > 创投视点

    又一巨无霸奔赴IPO:两位大学室友合伙,做出2000亿估值

    2020年11月18日 09:48:13 kk娱乐登入  来源:投资界

      一波三折,Airbnb终于站在IPO的大门之前。

      获悉,美国当地时间11月16日,全球民宿短租公寓预订平台Airbnb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招股书。疫情之下,这家备受全球瞩目的超级独角兽露出真实面目——招股书显示,Airbnb第三季度营收为13.4亿美元,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

      Airbnb的创业故事颇具传奇色彩。2007年的秋天,彼时26岁的文艺青年——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在好友兼大学室友乔·杰比亚(Joe Gebbia)的鼓励下,放弃了年薪4万美元工业设计师的工作,从洛杉矶来到旧金山搭伙创业。在交不起房租的时候,二人将家中3张空置的床垫租了出去,每晚收取80美元——Airbnb的雏形由此诞生。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萌生于房租难题的想法,日后会成为价值数百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成立至今,Airbnb已获十逾轮、超60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潜伏着超百家知名VC/PE机构,阵容相当豪华。尤其是在共享经济火爆的那几年,Airbnb的创业故事一度风靡中国创投圈。

      “穷光蛋”创始人的逆袭

      3张床垫起家,靠短租做出百亿美金估值

      简陋的3张床垫,是Airbnb征程的起点。

      1981年,切斯基出生于纽约北部的小镇尼什卡纳,他的家境普通,父母都是社会工作者。不同于大部分计算机出身的硅谷大佬,切斯基从小就对艺术非常痴迷,并于1999年成功考入罗德岛艺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

      在求学期间,切斯基遇到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伙伴之一----好友兼大学室友杰比亚,也就是日后Airbnb的联合创始人。2007年,在杰比亚的怂恿下,切斯基决定辞职带着1000美元的银行存款,随他一起去到旧金山创业。

      “我从没想过当企业家,事实上我从未听过谁当企业家。我离创业最近的就知道我老家Bob of Bob比萨店。”切斯基曾说。在为创业方向一筹莫展之时,两位穷困潦倒的青年碰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没钱付房租。

    1.jpg

      彼时,切斯基与杰比亚居住所在地正在举办一场大型国际设计展,由于旅客与参展人络绎不绝,附近酒店早已人满为患。正为钱着急的切斯基想到一个法子:为设计大会创造一个“床+早餐”的服务。于是,两人将家中三张闲置的空气床垫租了出去,为前来参会的设计师们提供一个落脚之地,并向他们提供房内的无线网,书桌,床垫和早餐等服务,每晚收取80美元。

      这让切斯基嗅到了商机,在与杰比亚商讨后,决定将这个突发奇想的点子作为创业项目,并找来了工程师朋友----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软件工程师内森·布莱卡斯亚克(Nathan Blecharczyk)。三人各司其职,切斯基负责整体大方向,杰比亚主要负责网站设计,布莱卡斯亚克提供技术支持。2008年8月,airbedandbreakfast.com正式上线,也就是Airbnb的前身。

      然而此时,全球金融风暴正在肆虐,公司成立初期运转十分艰难。为了有正常的现金流,切斯基决定利用设计专业的特长赚外快。正值美国大选期间,三位合伙人把竞选人的漫画设计并印到麦片圈的外包装上,定价40美元一盒,分别卖给竞选人的支持者。在竞选结束后,三人意外地净赚了3.7万美元,成功带领公司渡过了危机。

      “床+早餐”的新奇模式很快引来了硅谷创业孵化营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并为他们提供了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格雷厄姆曾说:“我们曾对Airbnb的运营模式存有疑虑,但对三位创始人却颇有好感,他们这种争强好胜、不轻言放弃的精神正是初创企业家必须具备的。

      至此,三位年轻人敲开了共享经济创业的大门。2009年3月,在坐拥超万名用户和2500条短租民宿房源后,三人将网站名改为——Airbnb,并将租赁业务从原先的空气床扩大到整间房的租赁。

      十二年过去,Airbnb一路奔跑崛起成为全球瞩目的超级独角兽之一。招股书显示,Airbnb第三季度营收为13.4亿美元,尽管与去年同期的16.5亿美元相比下降了近19%,但净利润达到2.19亿美元,实现扭亏为盈。

      Airbnb的飞速成长,让背后三位创始人名声大噪,身家也随之水涨船高。这其中,切斯基进入了福布斯40岁以下的富豪榜,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100人之一。2020年3月9日,切斯基以31亿美元财富登陆《2020福布斯美国富豪榜》。

      累计至少10轮融资,背后风投阵容豪华

      上市路坎坷,估值一度暴降

      崛起成为今日的超级独角兽,Airbnb离不开一众风投机构的加持和追随。

      2019,在接受格雷厄姆2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并加入Y Combinator创业营后,红杉资本以及YouTube联合创始人Jawed Karim创立的Y Ventures以60万美元的天使轮投资押注了Airbnb。短短两年后,公司整体估值就已超过10亿美元,Airbnb就此进入全球VC/PE的视野,在随后的几年,几乎保持着一年一轮的融资节奏,进入飞速发展阶段。

      直到2014年,在完成累计6.75亿美元的两轮融资后,关于Airbnb是否应该IPO的讨论,在市场上引发一片热议。次年7月,Airbnb聘用黑石集团的Laurence Tosi作为CFO,也被解读为冲击IPO的重要举措。同年,Airbnb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相关文件,文件中显示,公司已完成由40余家机构参与的、近15亿美元的E轮融资,估值超过250亿美金。在这一轮融资中,包括GGV纪源资本、中投公司、高瓴资本、宽带资本等与中国互联网息息相关的VC/PE机构罕见进入。

      这个与Uber和Wework齐名的共享经济“三剑客”,也一直被孙正义盯着。自软银科技基金创立,孙正义就曾多次表示希望能够成为Airbnb的股东。“Uber正在重新定义运输业,Airbnb正在对酒店业做同样的事。你可以期待这在每个行业都会发生。”孙正义曾如此说道。

      成立至今,Airbnb已获十逾轮、超60亿美元的融资,背后潜伏着超百家投资机构,包括了Y Combinator 、红杉资本、DST、淡马锡、KPCB、老虎环球基金等全球一线机构。赶上的人穷追不舍,错过的人则懊悔不已。硅谷顶尖的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曾公开承认,错过Airbnb是他风投生涯中最大的错误。他说道:“我太关注他们那时正在做的事情,而忽视了他们做过的、将做的、有能力做的事情。”

      在Airbnb被资本疯狂追捧期间,有关于其上市的消息未曾断过,而这也一度引发公司内部高管间的动荡。2018年2月,被外界认为推进Airbnb上市的首席财务官劳伦斯·托希(Laurence Tosi)宣布离职,并表示公司不会在这一年进行IPO。

      伴随着Uber、Wework上市进程的推进,同为共享经济巨头的Airbnb再次被“催”。随后的2019年9月,Airbnb 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份简短声明,计划将于2020年上市。彼时的投资者们还以Uber上市大跌、Airbnb偶有盈利依然谨慎来安慰自己。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让全球旅游业被迫按下暂停键,Airbnb几乎失去了所有业务,再一次失信IPO。“从三月开始旅行几乎陷入停滞,几乎有二十五亿人被限制,我们花了12年的时间打造了Airbnb的业务,在4—6周的时间里几乎失去了这一切。”切斯基曾如是说。此话一出,加上接连不断的裁员、降薪,Airbnb撑不住即将倒闭的传闻纷至沓来,其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大幅度缩水。

      据悉,Airbnb的计划是通过IPO来筹集30亿美元,如果能够完成这一目标,Airbnb的估值将超过3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0亿元),但根据今年4月份的融资记录显示,当时Airbnb通过股权债权融资了20亿美元(股权10亿美元+发债10亿美元),外界报道称Airbnb融资估值仅为180亿美元,这与2017年其融资时的超过300亿美元估值相差甚远。

      入华5年,Airbnb变成了爱彼迎

      掀起短租大战

      中国,无疑成为坎坷Airbnb的福地。

      2013年,Airbnb亚太总部从香港迁至新加坡,并为中、日、韩、东南亚等地分配了2-4人远程拓展人员。2014年Airbnb迎来首批常驻人员,Robert Hao和Bruce Li二人从新加坡搬到北京,同时以每月30万的价格租下侨福芳草地6层用作办公室。

      同年9月29日,Airbnb正式注册在华公司——安彼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于2015年8月8日官宣进入中国市场。一边扩充团队,一边打开品牌在华的知名度,Airbnb很快打开了局面。在中国对Airbnb需求增加7倍之后,Airbnb开始专注于开拓中国市场,并将中国市场视为盈利突破口。

      然而在野蛮开疆扩土的过程中,由于本土化缺失,Airbnb严重水土不服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最开始Airbnb设定房费可以通过信用卡结算,一个是基于信任另一个是为了避免房东与租客见面时会产生尴尬,但是这样的模式显然不适合当时的中国国情。”有分析人士指出。

      栽了大跟头,2017年3月Airbnb本土化再提速,甚至推出了全新的中文品牌名称——爱彼迎,意为让爱彼此相应。自此之后,Airbnb基本确立了在中国市场的地位,越来越多的战略开始向中国市场倾斜。

      从2020年1月中国主要民宿预定APP覆盖渗透率来看,Airbnb爱彼迎覆盖渗透率高出其他同类型APP许多,达到0.7%。此外OYO酒店覆盖渗透率为0.147%;途家民宿覆盖渗透率为0.084%;蚂蚁短租覆盖渗透率为0.027%。

      疫情之下,中国市场无疑是Airbnb恢复全球业务的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或将成为最大客源国。根据平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11日,Airbnb中国的新增房客数量排名全球第二。在首次预订Airbnb房源的用户群体中,无论客源地还是目的地,中国均名列全球前三。

      “Airbnb在中国产品团队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并已针对中国旅行者打造了四个产品策略和产品创新举措,将通过产品运营化、本土化、场景化和智能化来助力平台的升级。”Airbnb中国区总裁彭韬如是说。

      只是在中国,Airbnb依然面对着本土玩家的竞争——包括携程、小猪短租、途家等OTA品牌,已经占据国内市场份额,整体房源也超过Airbnb在中国市场的房源数量。

      眼下,Airbnb终于正式吹响IPO的号角,但要在中国站稳脚跟,这一“外来者”仍然面临着一场无声硝烟战。

      文章内容仅供阅读,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编号: ]
    分享到微信

    推荐

    科技、家电巨头混战AIoT:谁是未来十年的新入口

    在5G时代的召唤下,传统家电企业、互联网科技公司纷纷布局智能家居,打造家电AIoT生态。2022年中国AIoT市场规模预计将超过7500亿元。

    新闻

    机器人创造恐惧,人类会丢掉地球主导权吗?

    在一些电影以及模拟的视频中,我们常常能看到“机器人举着机关枪或者火箭筒向人类开火”的镜头,但在现实世界,这些都尚未发生。

    互联网+

    企业纷纷盯上“成套智慧家电”,这会是一片新蓝海吗

    而这样的最终走向,也将给家电企业带来更大的协同挑战,是从理念到技术到产品到服务的“综合素质”考验,这是比过去单品时代更严峻的挑战,当然,也意味着全新的竞争机会。

    融合

    前方到站,虚拟现实

    如果说人类正面临着多种未来的可能,那么在一个共同的想象里,VR和AR必然是建构起未来的钢筋水泥。而想要催生出范式转移下的新兴市场业态,技术永远要走在厚积薄发的道路上。

    创投

    又一巨无霸奔赴IPO:两位大学室友合伙,做出2000亿估

    美国当地时间11月16日,全球民宿短租公寓预订平台Airbnb正式向纳斯达克提交了招股书。

    网站地图 ttg平台下载登入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登入 ttg平台下载登入
    菲律宾沙龙国际登入 申博登录不了 申博最高可占几成 太阳城集团网址
    668彩票官方网直营网 kk企业社交平台登入 bbin视讯直营 海天国际娱乐
    ag9亚游官网登入 澳门新葡京线上娱乐场登入 ag6亚游官网登入 ttg游戏平台登入
    PNG平台登入 ttg老虎机手机客户端登入 伯爵娱乐彩票登入 千亿国际注册登入
    DC359.COM 191sj.com XSB298.COM 578DC.COM 8QHDS.COM
    117PT.COM 22TGP.COM 787sunbet.com 7777ib.com 538sj.com
    588xsb.com 984XTD.COM 8NBS.COM 518sunbet.com 888TGP.COM
    99sbib.com 132sun.com 8YKS.COM 78XTD.COM 9927w.com